About
Masatoyo Ogasawara Architetcts

小笠原正豊建筑设计事务所是一家在东京的建筑士事务所。

事务所代表小笠原正豊先生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毕业后在纽约的建筑事务所工作,拥有丰富的经验,擅长利用材料打造优质的设计。

设计从住宅到美术馆、不分规模、种类、和国家。以多年海外工作学习的经验为基础,从国内外众多的选择中,挑选出最佳的方案。

任何项目都有第一步。在放松的气氛中,期待与您合作。

Profile
Masatoyo Ogasawara
AIA, JIA

小笠原正丰
小笠原 正豊
美国纽约注册建筑师
一级建筑士
东京电机大学 未来科学学部 讲师
博士 (工学)

筑波大学附属的小学、中学、高中毕业后考入了东京大学。星期一一限的担当老师说「社团活动、和女朋友、和男朋友、应该每天都过着很忙碌的生活,这个时间能来学校的人都不是正常人。不允许不及格,所以现在只能做现在可以做的事」听了这句话后就可以享受体育社团滑雪社团的学生生活。

針金の人(桑沢デザイン研究所) 虽然进入了航空原动机学科,但很快就有了要放弃的念头。全部都是认真出席,孜孜不倦,但只为了提高前面10%优秀学生的学科风气,被认真内向优秀的理科学生所包围着,总是觉得有些不适应。进入航空学科后也被飞行器的形状所吸引,也就是说我想做有关形状上的设计。所以我去了桑泽设计专门学校(夜校)。然后又进入到了建筑学科,在聊天时,被性格外向的同学们包围着,在破破烂烂的制图室里与建筑论作斗争的日日夜夜,过着无法战胜睡意而在地板上睡觉的充实生活。

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建筑学科

階段教室 学科的所有同学在阶梯教室集合后,以分组的形式进行课题研究。因为我被分到了(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学生的组里面,所以中文进步了很多。由于课题任务很重,和在东大时候一样,如果不睡觉大脑就不会运转,所以经常在教室的长椅子上睡觉,同学也总是嘲笑我一直在睡觉。毕业后移居到纽约,在Pei Cobb Freed and Partners, LLP.开始了工作。每天6点7点下班后,和同事们一起散步,一起聚会,享受曼哈顿作为社交蝴蝶的单身生活的同时,一边每天根据上司的指示做设计,一边想早点开始做自己做设计。

911恐怖事件

ワールドトレードセンター倒壊直後 因为离上班的地方很近,出于好奇心,跑到世贸中心的下面去看,但两座大楼很快就倒塌了,非常的可怕。当然,在事务所中做这种事情的傻子只有两个人(但现在想起当时的自己还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冒着生命危险徒步回到了布鲁克林的家。也许是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从那天开始睡了整整一星期。今后,还是不要靠近灾害现场比较好。

Profile
Asako Ogasawara
小笠原麻子
东京出生
纽约大学教育大学院修了(心理咨询专攻)
临床心理士
GSD
Harvard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

哈佛大学设计大学院建筑学硕士专攻(MArch I : Master in Architecture I进入3年半硕士课程

在美国的大学系统中,在本科的时候学习4年的文科,再从大学院开始接受各个领域的专业教育,供以建筑、医学、咨询师等专业为目标的人学习。因此,我遇到了不仅仅是建筑学科出身的同学们。加上,自己在内的外国留学生,使平时的学习生活变得非常有趣。

我一方面知道自己在作图和模型制作上要强于别人,另一方面我也感到了用英语交流的困难。
虽然有些同学的作图和模型制作不够充分,但也很羡慕他们能通过雄辩来完成课题发表。另外,为了能让大家都明白我的设计,我已经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演讲了。

毕业发表

毕业发表

是日本人

因为周围有对日本人、日本文化、日本建筑(传统的东西,现代的建筑)感兴趣或者感到敬佩的人,所以自己的作品也被带上了那样的有色眼镜来看(是好还是坏),我是这样认为的。安藤忠雄、伊东丰雄、妹岛和世、桢文彦等建筑师的作品被广为人知,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觉得自己的建筑被理解了。

和日本不同的地方

我觉得在制作的东西,制作的方法,导致他们的思考的方法和概念不一样。我认为好的东西和我感觉到的制作方法之间的区别是不同的。另外,在协作工作的温度差上,由日本人自己分担的情况下,和具有强烈个人主义的西方人共同分担的情况下,时间的利用方法和最终成果的质量上,有着非常大的不同。

和日本感觉一样的点

所有人都向往着完美。但是,用什么作为「完美」,这个定义是不同的。哈佛大学从世界各地招收最优秀的学生,但很多时候,最终做出来的作品的质量还不如东大建筑学科的学生(60人少人数),我觉得可能是人数多的原因,导致GSD学生的作品质量偏差。

在工作室

在工作室

大厅

这个大厅里不仅有建筑的学生,还有相关学科(城市设计、景观设计、城市规划等)的同学共同使用的场所。在这里,可以和很多人进行交流,可以了解到别的专门的学生是怎样做课题的,还可以学习到很多超越建筑范围以外的知识,这些都会对自己建筑的概念带来很多启发。正是因为身边有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社交自然就增加了,我想这种空间的构成是促使社交增加的主要原因。

阶梯教室

阶梯教室

中国系朋友圈

因为日本人很少,所以经常会和中国本土,台湾,香港,新加坡,亚洲圈的留学生在一起。他们都说中文,所以自己的中文也进步了很多。相比其他国家的外国人,我觉得亚洲人和亚洲人之间的关系比想象中的要更亲近。正是和这样一群亚洲人在一起,不仅可以了解到本国,美国,欧洲的文化,还可以了解到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

印象深刻的一节课・课题

在木材商店和金属商店的(试做工厂),有亲手制作原尺寸大楼梯扶手的课题。学习焊接和锯木头的方法,将图纸上的东西变为现实的东西。这是在大学里,得到的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

万圣节派对

万圣节派对

模型材料的多样性

在日本,主要的模型制作材料就是普通的白纸板,在美国人们会使用纸、木材、金属、塑料等,在拥有这么多丰富种类的同时,为了使自己的作品引人注目,所以进行各种各样素材模型的制作。

自己学到的文化

和制作模型一样,无论如何都会有一种文化可以通过材料来制造。正因为如此,才出现了这样的课题。它可能与不断掌握并继续生活的文化和生活价值观联系在一起。

暑假实习

台湾 台北近郊淡水项目       作图辅助和模型制作
东京(谷口事务所) MOMA项目       模型制作
赫尔辛基 KAMPPI在开发项目         作图辅助

发表后的教室

发表后的教室

PCF
Pei Cobb Freed and Partners, LLP.

Pei Cobb Freed and Partners, LLP.的前身,IMPei and Associate是IMPei先生在1955年创立的。之后以Henry Cobb和James Freed为合作伙伴,于1989年改名为Pei Cobb Freed and Partners, LLP.

Pei和Cobb都毕业与哈佛,自从Cobb担任建筑学科长以后,事务所每年都会招收GSD的毕业生,我也是其中的一位。

在建设现场

在建设现场

IMPei建筑师

他是一位利用素材的特性和使用几何学来创造出纪念性(象征性)的公共建筑的建筑师。
擅长以高质量的建筑水准来打造国家级的项目,虽然在日本并非如此,但在海外特别是美国和中国作为巨匠被广为人知。巴黎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和华盛顿国家画廊都是事务所的代表作。以使用石材,用玻璃构建几何学的空间,这样的风格被大家所熟知。

在他的事务所里,因为做过很多国家的项目,所以培育出的资源和细节丰富多彩。比如项目中使用的素材都会被放进一个资料室里,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实际使用的所有材料。另外,因为身边有从事项目的老员工们,所以也进行了关于这节事的询问。

给与关照的建筑家前辈(PCF時代)

给与关照的建筑家前辈

有关在PCF工作

我担当过的项目是纽约Bellevue医院的增建项目,很幸运的完成了整个项目,这对一个刚工作不久的人来说简直非常罕见。团队成员有担国家画廊项目的负责人,香港中国银行大厦项目的负责人,还有卢浮宫项目的负责人,我经常会和他们聊天。另外还有MIHO MUSEUM和卢森堡近代美术馆的项目负责人,日本人前辈那里学到了日本建筑和欧洲建筑的差异。

事务所种还有很多华裔的所员,从GSD开始的缘分也进一步深化。虽然都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但还是一直保持着联系。

施工中的Bellevue Hospital

施工中的Bellevue Hospital

美国和日本在设计手法上的不同

在美国使用的图纸(CD: Construction Document)是非常详细的,建筑师都会把所有细节都反应到图纸上,这在美国很普遍。回到日本后,我非常的惊讶,在日本没有这样的做法。这是基于与施工者一起制作的行业文化背景,为了实现金钱和施工的最佳化,图纸中留有余白是可以的。

在美国,因为有订单诉讼的危险,所以不能把不完整的图纸交给施工者。在这样的社会背景推动下,造就了专业建筑师的完全独立性。另外,在美国每个细节都会有相对应的顾问,分工明确。建筑师将全权负责该项目,但在日本情况并非如此,我感受到了日美建筑环境和简直设计文化的差异,回国后,在和外国人客户交涉,项目运营上有贡献的同时,也成为了深化学术知识的基础。

事务所

事务所

职场的朋友们

职场的朋友们